商学院首页 > 认识挖矿 > 币圈太乱?内斗风云、比特大陆前雇员被捕

币圈太乱?内斗风云、比特大陆前雇员被捕

发布时间:2019-12-18 11:13作者:信息来源:阅读数:13476栏目:认识挖矿

最近几个月以来,币圈着实不太平:比特大陆裁员、“内斗”疑云如连续剧般轮番上演,多地出台政策严打虚拟货币出台,就连“蹭热点大佬”孙同学微博被封的迷惑行为都让人琢磨不透。

 

日前,币圈更是爆出惊天大雷:涉嫌职务侵占十万元!前比特大陆矿机芯片设计总监,神马矿机创始人杨作兴被捕。据中国检察网消息,近日,深圳市南山区检察院以职务侵占罪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杨某兴,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币圈太乱?内斗风云、比特大陆前雇员被捕

 

据媒体报道,杨某兴即为神马矿机创始人、深圳比特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杨作兴。对此,比特微回应称,“关于杨博的案件仍在进行中,为了不干扰相关工作,暂时不便评论。”

 

事件发酵后,引起舆论广泛讨论,“神奇的币圈”、“魔幻”、“十万元”等言论在社交媒体评论区此起彼伏,币圈可谓是多事之秋。本文将从“杨作兴被捕”始末为由头去梳理币圈的发展状况与当前矿机厂商的发展现状。

 

“杨作兴被捕“始末

 

“杨作兴被捕”一事早有征兆。早在11月8日,就有自媒体发文称比特大陆以侵犯商业秘密报案,后杨作兴遭到警方调查。12月12日,检察院正式批准将其逮捕。

 

币圈太乱?内斗风云、比特大陆前雇员被捕

 

杨作兴,何许人也?

 

资料显示:70 后,清华大学工程核物理系硕博连读,毕业后,先后进入北京方舟科技、北京中星微电子、扬州稻源微电子等公司,历任硬件 / 芯片设计工程师、项目经理、总经理等职务。

 

2015 年加入詹克团的迪未数视公司(比特大陆前身)兼职制作蚂蚁 S7 矿机芯片;2015 年底制作完成蚂蚁 S9 矿机。他使用“全定制方法”设计挖矿芯片的思路更是成为业内的标杆,后因股权纠纷选择离开比特大陆另立山头创办神马矿机。

 

在比特大陆兼职期间,由他主导设计的S7、S9、L3三款ASIC矿机专用芯片为比特大陆创造了丰厚的利润。最火的时候,成本3000元左右的蚂蚁矿机被炒到 2 万元。蚂蚁矿机占据市场 70% 以上的份额,一跃成为行业第一。

 

2016 年6月8日,杨作兴与比特大陆的谈判正式结束,离开比特大陆。同年7 月,创立深圳比特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比特微)。

 

杨作兴做梦也没想到,时隔一年后,他与老东家再次联系会是一纸诉状。

 

2017年7月,比特大陆、算丰科技以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为由,状告深圳比特微及其CEO杨作兴,要求其停止制造、销售矿机,并赔偿260万元。彼时,成立一年的比特微净利润就达到了 0.7 亿,成立4年的比特大陆2018年第一季度其净利润达到了10.6亿美元,预计2018年全年净利润不低于22亿美元。彼时的比特大陆较之于比特微如同大鱼对小虾,只是这小虾后劲凶猛。

 

币圈太乱?内斗风云、比特大陆前雇员被捕

 

2018年8月31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裁定结果显示比特大陆诉讼被驳回。也就是说,第一次诉讼以比特大陆败诉收尾。

 

杨作兴并不是第一个被前东家比特大陆起诉的人。今年6月,比特大陆起诉其前雇员、币印矿池联合创始人潘志彪、朱砝、李天昭三人违反竞业协议,其中要求潘志彪一人支付430万美元的赔偿金。从目前获取的消息来看,比特大陆起诉潘志彪目前还没有定论。

 

但此次杨作兴被捕和其他被起诉的情况以及比特大陆先前起诉杨作兴有本质区别,此前的起诉只停留在民事诉讼层面,而杨作兴被捕的定性是刑事层面。

 

杨作兴被捕案的另一个关注点在罪名上:职务侵占10万元。

 

职务侵占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职务侵占六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为数额较大)的行为。

 

作为蚂蚁S7、S9矿机的创造者,对于主要的贡献者杨作兴,比特大陆自然不会太亏待杨作兴。只是今时杨作兴的身份不止于比特大陆前员工,而是比特微的创始人,比特大陆的竞争对手。

 

不过,整件事看起来,时隔三年,比特大陆以职务侵占10万元起诉杨作兴,怎么听都觉得有点魔幻。

 

除此之外,裁员、内斗、亏损、IPO遇阻同样也是过去一年萦绕在比特大陆上空绕不去的乌云,比特大陆似乎进入了困局的旋涡。

 

“跌宕起伏”比特币

 

挖矿、炒币、区块链、ICO(Initial Coin Offering缩写,源自股票市场的首次公开发行(IPO)概念,是区块链项目首次发行代币,募集比特币、以太坊等通用数字货币的行为)等热词在2017年异常火热,笔者清晰地记得在2017年无论是日常参加科技沙龙、还是分享会或者创业大赛,区块链、发币都是一个高频词。

 

区块链技术落地应用的第一个产物就是诞生于2008年的比特币。2009年10月第一个推出的比特币兑换汇率为1美元兑换1309.03个比特币,其计算方法是产生一枚比特币所需消耗的电量,比特币第一次有了价值属性。

 

2013年11月,美国政府举办听证会,首次承认了比特币的合法地位,比特币开始进入大众视野。

 

比特币的产生基于工作量证明机制,通过计算机的算力解决一个复杂的问题,而工作量证明的奖励就是比特币,比特币挖矿的本质就是不断重复计算随机字符串的哈希值并检查结果是否满足特定的需求。

 

总结来说,矿工通过为公链提供算力完成工作量,依据工作量贡献获得比特币奖励。挖矿的本质需要强大的算力,家用CPU、GPU都是挖矿的工具,而矿机则是挖矿设备中的机霸。以矿机发家的比特大陆也是在这一时期迅速崛起的。

 

币圈太乱?内斗风云、比特大陆前雇员被捕

 

比特大陆招股书显示,比特大陆有五大主营业务:矿机销售、矿池运营、矿场服务、自营挖矿、其他。2017年,比特大陆的总营收已经飙升至25.177亿美元,其中矿机销售占比特大陆营收的89.9%,2018年上半年这一比例更是达到94.3%。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比特大陆的走势和币圈的走势具有强相关联系。

 

币圈太乱?内斗风云、比特大陆前雇员被捕

 

五年比特币价格走势图,来源:TradingView

 

风投涌入、创业企业加盟,比特币“过山车”式的涨幅见证了它的火热程度以及其造富的吸引力。2017年比特币迎来大涨,从年初的874美元/个攀升至顶峰达18940美元/个,涨幅高达2067%。早期入局的挖矿或者入局者更是获得上百倍甚至上千倍的投入受益。

 

比特币的疯狂增长让国内的整个币圈红了眼,“空气币”诞生。

 

2017年下半年,币圈ICO大行其道,山寨币盛行,打着区块链旗号,用复制粘贴的代码和粗制滥造的白皮书就能圈钱无数。

 

根据Coinmarketcap的调查数据显示,2017年以前,国内ICO项目一共只有5个,2017年的前四个月也只新增了8个。在2018年的前三个月里,进行ICO的新增虚拟货币就达到了187种。一时间币圈大佬纷纷腾空出世,从默默无闻到身家过亿只差一次ICO。

 

据说在最疯狂的时候,有些项目甚至连白皮书都不需要写,通过各种渠道宣传和找人站台,只要形成了新币上市后暴涨的赚钱效应,就可以吸引散户跟风加入,从而空手套白狼。

 

也是在2017年7月,孙同学的波场TRON成立,于2017年8月1日开始ICO,结束时间是2017年8月15日,发行量是1000亿枚,开售价格0.0015美元/个。

 

币圈太乱?内斗风云、比特大陆前雇员被捕

 

搭载着币圈的康波,2018年1月,波场币TRX价格达到顶点,约0.1951美元/个,与众筹价格0.0015美元比已暴涨约130倍,流通市值也达130亿美元。截至12月17日, 截至目前,波场币流通市值为8.74亿美元。

 

2017年9月ICO项目被七部委叫停之后,国内交易所发布的ICO项目破发率超过了95%,部分空气币的价格跌幅甚至超过99%。币圈经历短暂的挣扎后开始趋冷,从上图的比特币走势开始略知一二。

 

2018年8月24日,中国银保监会联合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 “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这份公告直接将虚拟币定性为“非真正基于区块链技术,而是炒作区块链概念行非法集资、传销、诈骗之实”。

 

自此,币圈大佬李笑来、孙同学、薛蛮子等人开始在公众视线中减少露面,部分数字货币平台将业务迁往海外,比特币进入禁声期。2018年12月中旬,比特币在12月中旬时创下了3120美元/个的年度新低。

 

币圈太乱?内斗风云、比特大陆前雇员被捕

 

今年以来,比特币开始了新一轮修复行情。比特币从低点一路上涨到2019年6月的12921美元/个,涨幅达到285%。目前维持在7000美元/个左右。

 

起伏的矿机生意

 

跌宕起伏的除了比特币,还有矿机生意。

 

去年下半年以来,二手矿机市场马太效应明显,小矿场和新矿工加速洗牌,迎来一波抛售潮。矿机从2018年年初的 2万一台跌至年底的2000元一台,有时甚至还面临卖不出去的状况,沦为一堆废铁。

 

媒体报道,二手矿机市场抛售矿机的群体,主要集中在 2017 年年底和 2018 年年初入场的小矿工和小矿场。

 

矿机由由大规模ASIC集成电路构成,专门进行哈希算法的运算。简单来说,矿机一般有专业的挖矿晶元,多采用烧显卡的方式工作,耗电量较大。根据Digiconomist比特币能耗指数,截至2017年11月20日,全球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已超过了全球159个国家的年度用电量。

 

于是矿工们将目光转向电价较低的云贵川地区、俄罗斯、冰岛等地区。

 

数据显示,四川的矿场产能占全球的30%。四川是全国水电最多的地方,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仅四川省内就弃掉了550亿KW·h过剩水电。2018年8月份,四川省政府26号文件明确指出,允许电厂直接为企业供电,不再增加过网费用。政策方面的“倾斜”,更加大了矿工们对水电的“渴望”。所以四川的矿场是全国矿场最多的地方。

 

矿工以很高的价格买入矿机后,遇到币价大跌,挖矿卖币的收益抵不过电费等成本,对于一些小旷工来说,他们只有两个选择:一是低价把矿机卖掉止损,另一种就是寻求电费性价比更高的地方或者托管等待牛市到来。

 

不过大多数小旷工都止于熬过漫漫熊市,因为对于他们来说,牛市是未知的,高昂的挖矿成本的继续投入只会让他们越陷越深,声嘶力竭被压垮后只能选择收手。

 

据说,深圳曾经热闹的矿机商铺最近有好多已经转向卖TWS耳机了。

 

回头再看下,国际三大矿机巨头: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与亿邦国际,三家企业都曾申请IPO,目前只嘉楠耘智于11月21日在纳斯达克率先上岸。同时,三家企业的破局之路同样充满着不确定性,它们占据了全球90%以上的矿机份额,垄断了全球矿机市场,但目前的主要营收还来自于矿机,新业务拓展(AI芯片、通信等)仍在初期探索中。

 

币圈跌宕起伏,矿机生意充满变数,以矿机为主要营收的矿机巨头们的发展同样充满着不确定性。

 

关键字: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比特财经网官方立场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2019-2020 Copyright © 比特财经商学院 版权所有